在国内对当局骂骂咧咧,一出国就成爱国愤青

请别误会,对于真心爱国的人,我是敬佩的。我看不起的,是那些拉大旗为自己谋利益的人。

这年头,人们在生活物质上,是越来越多了。在生活的方便快捷上,是越来越便利了。从健康医疗上,是越来越有保障了。但是,在人心上,一些人是越来越浅浮了。在情绪上,人们普遍是越来越烦躁了。

照理说,从二十世纪后半叶至二十一世纪初,人类能享受到的物质水平,是极大地提高了。过去大半个世纪人类生产品的总和,相信比有人类有史以来千万年至二十世纪初的总和还要多。

但是,人们并不因此生活得更愉快。

我总是在想:这是为什么?

首先是人的贪婪和不满足,也包括了所谓的人往高处走的心理,总想取得更多。
要不然,移民出国干啥么?为什么大多数人要出来受这洋罪?

我从来不相信许多移民出得国门,便津津乐道地细数往日的辉煌。你把你在国内生活、工作、发展条件说得那么好,你出国来受这苦干吗?

我出国近二十年,无论在国内时和在国外了解到的,真正在国内发达了的人,就不出来了。或是把老婆孩子移民送出来,自己在国内打理挣大钱。

我当年出国留学时,照理说在国内硕士毕业教大学,干些年奋斗个教授,日子也过得轻松逍遥。可是我并不开心,因为受重用的是会巴结领导的人,是油嘴滑舌的人,本人玩不转那一套。我认识到在国内活下去不得意,于是决定出国。我二十多岁教大学,出版翻译小说,发表学术论文,几乎每年出去开全国学会。但我认为我混得不好,活得不开心。我出得国门,我不去提那所谓当年的辉煌,因为在国内我没有得志过,那才是真实的情况。

真实是:一些人,出得国门,马上变了嘴脸。在国内混得并不好,对当局当官的,背后骂骂咧咧,表面巴结。这一出国,马上成了爱国愤青、愤中、愤老。抗议西方,践踏民主,恨不得这西方社会变成红色的海洋。

你知不知道这党的红旗和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的象征意义,用最正统的党的说法来解释,红旗代表烈士的鲜血,大五星是中国共产党,小五星是工农兵学商在共产党的领导下。鲜血是什么意思:就是暴力斗争、流血和杀人。无论你杀敌人和自己人的流血死亡,都是人类的一分子。这种暴力的象征,你还拿到西方,恨不得全球一片红。你羞不羞啊?!

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,从国父孙中山先生起,即象征着像青天像白日那样光明正大、磊落无私。

这些自以为是了不起人才的人,出得国门,才发现自己的知识、外语能力都差得太远,又想找个理想轻松的工作,又要薪水不错,自己实际能力又与西方专业要求差得太远,于是抱怨由此而起,人也活得越来越烦躁。找着机会,就来发泄一番。

你还以为那些愤青、愤中、愤老真是爱国啊?那不是做秀给人看的吗?是想将来回国发展大捞一把,做生意或退休回去养老。反正,东西方的好处都要占点。拿着西方人的护照,向党表达臣民的忠心。那流着眼泪表忠心的人极度可笑,当年一路牢骚离开,再靠点廉价眼泪,不就是为了后来回去拥抱党国给的好处吗?!

许多人在此中作秀做手笔,这逐一揭穿来的不就是为了自己的更大利益吗?
请别误会,对于真心爱国的人,我是敬佩的。我看不起的,是那些拉大旗为自己谋利益的人。

人活到没人品没人格的境界,是很可怜可悲的。小人是什么意思?无耻又是什么意思?小混混、中混混、老混混们,去干点正经事吧。

没有极度的个人利益,你还以为这些人会干吗?你让这些人去为地震灾区、失学儿童做点深入具体的事,你以为这些人会去做吗?不在公开场合做秀的事,爱国贼是不会去做的。

从心理分析上来看,这类人是生活在极度分裂的心理状态中。在本质上,他们认为对我个人没有利益的事是绝对不会去做的。因为在这些人看来,如果人不为己,要去为他人做些事,那是傻冒透了。但在众人面前,却要把自己最自私的心理用冠冕堂皇的言词装潢起来。这些人,要给予,要表现,都要先考虑回报率。这样做,到头来,我个人最终能得到多少,能吸引回来多少。

这种人,把移民来西方后遭遇到的生活工作中的挫折,把不满的心理,投射发泄出来。同时,这种人多半是懦夫,不敢一人做事一人当,所以群众运动,就成了这类人的最好的表达不满的发泄口。

近年来,我一直留意移民中的分裂人格现象。这些人,活在西方不得志,不满意,牢骚满腹,焦躁不安,看问题负面。总之,西方是那么地不好,屈了他这么大一块料。但是,你别以为这种人,一旦回得国去,就会如日中天?!其实,这种人,出国前不得志,出国后不在正道上努力实干,拼命提高自己,自然混得不好。如果真回得国去,一样还是个小混混。

你真正要有爱心,你真要爱国,去学学那些为社区做义工的人们,去为地震灾区的贫困学童做点实事。你真要爱国,在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度中,去同台湾人、西藏人、维吾尔人多点交流沟通,达成一些共识理解,即便是观点不同,也可以相互包容。你真要爱国,就收起那套大国沙文的态度,批评主流社会媒体对共产红旗插遍西方国会山庄的不报道。你去把美国星条旗加拿大枫叶旗插满北京天安门广场,你去想想那些防暴警察和武装军队会对你做什么?还会那么客气吗?

呼吸着民主自由国家的空气,吃着西方的面包牛奶,发着东方的牢骚,对着鲜血染成的红旗效忠,有些人的人格,体现得是那样的怪异,心理是那样的变态。在这些不满、抗议和烦躁的背后,深藏的是极度的自私,是心理的扭曲和人格的分裂。

后记:去年在奥运圣火传递、藏人抗议、和4.13游行前后,加拿大CBC电视台曾随机采访过我。我说了以下观点(大意):其一、我支持北京办奥运,因为我认为中国人有能力办奥运,给中国人机会是公正的;其二、我不赞成大规模游行示威,向谁抗议?向谁显威?历史上大部分群众运动到头来都被证明是错误的;其三、不同意见的各方,都有权利在理性和平的前提下,表达自己的不同看法和意见?而不是靠人多示众,靠呐喊声势来压制人不让人说话。真正要解决问题,还是要靠对话和理解。

原文载于《北美时报》

作者: 李昶

已有 2 人发表评论 【我来说两句】 | 本文已被围观3,894 次
本文标签:



Copyright © 2011-2015 苏建报博客 | Power by Wordpress | Theme by Small Potato

返回顶部